©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轻松中心】四十八个故事

※轻松中心,什么cp都可能出现

※没事就写写的短文,讲讲故事

※小复健,为二期蓄力

※ooc有请注意

 

Ⅰ.I'm here too,Siren

△OOC严重,空松视角

骑士魔幻paro,速度,微水陆

△瞎编乱造,勿与史实计较

△BGM:An Die Sterne

 

传说西方高地上有一座战败国所留下的城堡,经历过战火与岁月洗礼的城堡,只剩下漆黑斑驳的外表,空洞而孤寂,无声地述说着它的遭遇。

 

城堡里有一位骄傲又任性的美丽公主,战事没能带走她,而是使她与那段历史一起长眠。人们说她是天赐的宠儿,她终究会醒来,届时她会向所有人复仇。

 

昏暗街巷的老酒吧里,有着酒糟鼻和大黄牙的酒吧主人又开始向过往的客人讲述起这一段说了不知多少次的虚假故事。

 

是的,虚假故事,蓝色骑士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一个毫无根据的故事。

 

孤独的蓝色骑士穿着破旧的铠甲坐在酒吧不起眼的角落,他那疲惫不堪却依然带着战马荣耀的老马被栓在酒吧门口的横木上,腰间佩戴着的锈迹斑斑的剑似乎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可怜的骑士。

 

喝的迷迷糊糊的蓝色骑士反驳了酒吧主人的故事,之后便被揍了一顿扔出了酒吧。

 

“先看看你自己的那副德性吧,骑士。”

 

空松听到酒吧主人这么说着,他打了个醉嗝,站在酒吧门口扯着嗓子大骂,“oh shit!我这就去西方找给你看!我将会闪亮的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骑士牵着他的老马,就这样踏上了去往西方的旅程,只因为酒醉的一时冲动。

 

当空松的脑子足够清醒时,他已经出了城门有一段距离了,趴在老马背上颠簸了一路,腹中的不适变得十分的明显,他跳下马,在路边呕吐了起来。

 

待他感觉腹中舒适不少后便开始后悔了起来,他想回去。

 

可一想到他向那么多人宣告了这件事情,如果回去说不定会一辈子都活在嘲笑之中,空松在脑内幻想了一下他往后的日子,不由得打了个颤。

 

“就当做旅行吧。”

 

下定决心的空松,便开始一路向西。没有食物便在山林中捉几只野兔或是偷取附近村庄的粮食,没有金钱便一路打点小工,虽然最后所得也不多。

 

空松没忘记他的目的,他也询问过他人关于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当人们知道他要去寻找城堡时,无不都嘲笑他。

 

“哈哈哈哈哈,你是傻子吗?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

 

“......”

 

空松只得沉默以对,漫长的旅行途中,找到传说中的城堡,见到公主,仿佛成了自己的精神寄托一般,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空松走啊走啊,他那早年获得过荣誉的老马没能陪他一同走到最后,而是死在了途中。空松将老马埋葬起来,坐在那土包一样的坟前思考了一晚。

 

第二天清晨他便起身出发了,虽然失去了一个老伙计让他十分的难过,可他没忘记自己最终的目的地。

 

骑士完全可以在某一个村庄或者城镇居住下来,可他并没有,他选择了前进,脑中的念想也不再是要让当初的酒吧老板知道自己的讲述是错误的,而是另一股魔力一般的不知如何描述的东西在指引他前进。

 

空松继续走啊走啊,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身上原就破旧的铠甲变的更旧,腰间的佩剑也因为锈的不能再用也被他扔掉了。

 

不过,他想他是幸运的,他找到了那座城堡。

 

站在山脚死一般寂静的村庄里抬头向那山顶的城堡看去,如传说中一般,驳杂的野草藤蔓几乎覆盖了整个城堡,待空松披荆斩棘来到城堡前时,他的内心涌起的是一股恐惧。

 

明显的害怕的情绪支配着他的大脑。

 

空松伸出手抚摸着被战火所波及而变得焦黑的砖墙,闭上眼告诉自己没什么,随后便将破败的大门推开,刺耳的吱呀声想起,空气中尽是肉眼可见的灰尘,柔和的光透过早已没了玻璃窗的窗户照射进来,这让空松稍微看清楚了城堡空旷的大厅。

 

奇怪的是,城堡大厅的中心有一座没有任何损坏的水晶棺材,水晶棺材的正前方墙壁上是一副大大的人物挂像,空松眯起眼走进那副挂像,挂像的面容也从黑暗中变的清晰。

 

那是一个男人,十分贵气的男人。

 

他有着黑色的头发,和不知是否是画像原因而造成的泛红的黑色眼珠,薄唇包裹着尖锐的獠牙。

 

他低头看了看画像下方的水晶棺材,棺材里躺着的人和画像上几乎一致,紧闭的双眸只像是在睡梦中做了噩梦一般。

 

空松退后了两步,那个传说是错的!错的离谱!这哪里是什么公主?!明明是一个尖牙的怪物!

 

“咚...咚...”

 

不知是哪里的大钟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蛊惑人心的歌声。

 

“Maléficos espíritus por siempre guiarán.”[邪恶之灵永远指引]

 

“Si la muerte te brinda una canción.”[如果死亡赠予你一首歌]

 

空松感受到歌声中的恶意,可却不由自主的跟随着那歌声。歌声从城堡的地底传来,他便不停的找着可以通往地下的道路。

 

最终他在水晶棺材的右前方发现了通道,潮湿而狭长,随着歌声前进,他离那声音也越来越近。

 

像是失神了一般,地下是一个巨大的牢笼,牢笼的那头是一个华美的巨大浴缸,而浴缸里囚禁着一只苍白美艳的生物,人面鸟身,那是传说中的生物。

 

——塞壬。

 

空松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双手握在牢笼的栏杆上,着迷的看着那美艳的生物。绿色,是他对他的第一印象,很符合的一种颜色。

 

塞壬的歌声在继续,绝望又有些许恶毒,而在空松听来,却是无比空灵神圣。

 

“Difuntos precedidos por vivos condenados.”[被判决的生者,居先于死者]

 

“Silencio sepulcral en todas las sendas.”[所有的小路上,坟墓般的寂静]

 

空松想找回自己的理智,可歌声却是让他太过沉迷。

 

浴缸的底部铺满了厚厚的一层冰蓝色珍珠,珍珠表面泛着一层意味不明的光芒。

 

似乎是因为多年未有人来过这里,塞壬察觉到空松时便停止了歌唱,扑腾着双翅朝他的方向飞去。

 

“救救我。”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求求你,救救我。”

 

空松回过神来时便看到美艳的生物在他面前哀求着他,他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生物,回答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话语。

 

“我叫你轻松吧。”

 

空松觉得他就应该叫这个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塞壬先是颤抖了一下,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他的名字,但这不重要了。“怎样都好,求您救救我,我想出去!”他被囚禁在这里太久了。

 

“......我会的。”空松沉默了一阵,他还需要消化一下眼前的事情,已保这真的不是梦。

 

沉睡在水晶棺材里的怪物王子,被囚禁在地下牢笼内的塞壬。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我要怎么救你?”

 

“钥匙,去拿钥匙,在小松身上。”

 

“......小松?”空松觉得有些莫名,该不会是那个睡在棺材里的人吧?

 

“我...我尽量。”空松决定将这一切当做梦境来看待,这样就变得合理许多。空松原路返回,跑到了水晶棺材跟前,但是棺材里面的人却不见了,空松当下惊出一身汗,难不成他醒了?

 

接着他便觉得脑后一疼,陷入了黑暗之中。

 

再次醒来时空松是被绑住的,他的眼前是那个怪物王子小松和塞壬轻松交媾的画面,他觉得自己一定是不够清醒,他紧紧闭上双眼,再次睁开时便是小松扯住轻松的头发使他头往上扬,然后吻了下去。

 

“......”

 

“哦呀,你醒了呀。”小松舔了舔自己的唇,斜睨了空松一眼。“告诉我,骑士,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小松松开了轻松,走到空松面前蹲下看着他。

 

空松被盯得不自在,结结巴巴的回答着,“......因,因为想知道传说是不是真的。”

 

“传说?”

 

“西方的高地有一座战败国的城堡,城堡里有位美丽的公主,公主长眠在这里,等她醒来的时候会进行复仇。”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烂传说,你们还真信了。”

 

空松的回答换来的是小松毫不留情的嘲笑。

 

小松站起来回到了轻松面前,“啊,不过你要是想知道真相也可以告诉你哦。”

 

空松咽了咽口水,他看到轻松是愤怒却不敢言的模样,难道和他有什么关联吗?

 

“就是你想的那样哦。”

 

“都是因为这家伙哦。”小松伸出舌头舔了舔轻松的脸颊,继续说道,“因为我生下来就和别人不一样,各种意义上的不一样,所以很得宠。”

 

“23岁那年我听说了塞壬的故事,所以也想亲自看看那种生物长什么样,结果谁知道那么容易就把这家伙抓到了。我把他带离了海面,在陆地上他可是一点用处都没用,啊,当然除了那张脸。”

 

“我将他囚禁在这里,用石蜡封住自己的耳朵,这样他的歌声就传不到我的脑中,但这家伙十分想要回去大海的样子,可是已经被我带回来的东西怎么能被放回去呢?况且我还那么喜欢他。”

 

“啊,对了,他能变出腿来的哦,轻松,变一个给他看吧。”

 

轻松并未搭理小松,被囚禁的日子是难熬的,他才不想听这个人的命令。

 

“嘛,不想就算了吧。总之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他的歌声,到臣民造反时我才知道,他不像我想的那样蠢笨,也知道利用自身优势。”

 

“......这个国家不是因为敌国的侵袭?”空松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当然不是,一切只是因为被塞壬歌声诱惑而引起的民众造反,不过他没算到这对我并不是什么困难到不能解决的事情。”

 

空松听的毛骨悚然,他可不想知道那些造反的人的下场。他大概知道这件事的缘由,因为怪物王子的骄傲任性而被囚禁的塞壬,日复一日的唱着恶毒的诅咒之歌,希望这个怪物王子死去,歌声感染了民众,所以民众们纷纷造反,而结局自是不言而喻的。

 

至于城堡的损毁和沉睡,空松相信肯定是那家伙自己弄的啊!

 

“啊,时间快到了。”小松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咧开嘴角朝空松笑了笑,“你该走了。”

 

接着又是一片黑暗。

 

空松醒来时,他所在的地方,是他那老马的坟前,空松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一场漫长无比又荒诞无比的梦?

 

空松不相信梦境竟然如此真实,他循着梦境中的道路来到城堡应在的位置,可他见到的,确实一片的荒芜,什么都没有。

 

“......这真的,是梦?”

 

空松在那附近逗留了几天,确认是毫无发现后便离开了,他觉得他应该回去告诉那个酒吧老板,“看,我就说这个传说是假的吧。”

 

他踏上了回程的路途,心情确实前所未有的放松,也许是因为了解了一桩心事的原因。

 

后来的后来,空松发现已经没有那个他原本所在的地方,没有酒吧老板,没有酒吧,就连城也没有。

 

路过的人告诉他,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城,如果是几百年前的话倒是有那么一座,不过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再后来的后来,那个名叫空松的骑士怎么样了呢?他那段荒诞的遭遇又有人知晓吗?

 

啊,我也不知道呢。

 

-END-

 

我在写什么!!!!!!我是傻了吗!!!!!

想写童话故事结果写成这样了....【跪着

文中的歌词源自Santa Compaña,hin好听的一首歌。


评论
热度(57)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