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速度松】小松罐头

参加全员向松本《松物语》的速度松部分

感谢阅读这篇拙作

本子链接:内容解禁❤


※梗来自于美女罐头,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百度一下

※私设了可定做的男性罐头

※现代AU世界线,ooc有

※猎奇MAX,但绝不是身体上的虐

 

A

「——把罐内的红色液体缓缓倒入装满40度水的浴缸里,盖上盖子,耐心等待30分钟。」

 

按照说明,松野轻松在浴室外等待了30分钟,这次,要用怎样的说辞呢?

 

浴室内发出了些微的声响,松野轻松立马屏住了呼吸,轻轻贴在浴室的门上,想要听清里面发出的动静。

 

微弱的男子的呻吟声传出,但很快又没了动静,轻松看了看左腕上的手表,估摸着时间差不多,握住了浴室门的把手,轻轻转动,‘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浴室内烟雾缭绕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他缓步走向浴缸,浴缸内本是红色的恶心液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着一物的赤裸男人。

 

轻松扯开嘴角笑了笑,给了人一个大大的拥抱,“欢迎回来,小松哥哥。”

 

浴缸内的男子愣了两秒之后回抱了轻松,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这个抱住他的男人让他觉得很窝心,可能是雏鸟情节的原因吧。

 

B

松野小松没有之前的记忆,据他的弟弟松野轻松说,自己之前遭遇了车祸,记忆全部丧失,由于没有工作,现在是暂时居住在上班族的轻松家里。

 

不过轻松还告诉他,他们是恋人的关系。

 

虽然是背德的存在,一开始对轻松也没有什么恋人间特殊的感情,但是被人温柔的对待让他越来越注意这件事,目光放在轻松身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轻松是长的很白净,很好看的一个男人,虽然经常身着西装,但意外的给人一股禁欲的感觉,想要看禁欲之下的另一面呢。

 

手很好看,适合弹奏乐器那一类的,嘴唇看上去有些薄,是冷情的那种类型。

 

小松现在看轻松是怎么样都觉得顺眼,这个看上去十分完美的男人竟然喜欢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小开心。

 

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多和轻松交流接触一下?

 

小松想起之前对轻松的某些亲昵行为的反抗和躲闪,他就想扇自己两巴掌,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

 

C

这次的小松哥哥和前几个有些不一样呢。轻松这样想着。

 

不知道是自己的哪个步骤弄错了,小松哥哥好像在躲着他,他有这么可怕吗?

 

轻松对着镜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自己这张脸哪里可怕,难道是对小松哥哥还不够好?轻松想了想和小松一般时间的日常,很普通啊。

 

他将水管龙头打开,双手捧起接住一些水往脸上泼洒,“冷静下来轻松,小松哥哥是爱你的。”

 

轻松这样自我说服着,看来要对小松哥哥展开温柔攻势了。

 

D

要不要告诉轻松,其实他也很喜欢他。

 

可是轻松最近很忙,貌似是公司出了一点事情的样子,每天看着轻松这样为了生活忙碌,小松觉得他应该为轻松做一些什么,这样,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告诉轻松,他爱他。

 

小松在游戏店里找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老板人很好,给他的待遇也算不错,这让小松斗志昂扬,只要能赚到钱,就可以告诉轻松,他也是个可以独立生存的男人,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建立在物质金钱的方面。

 

说实话,弟弟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他,虽说他很享受这样的啃老族生活,但是毕竟自己是一个 哥哥,一直赖着弟弟,不做一些贡献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也想要成为有用的人,好好照顾轻松啊。”

 

E

轻松这段时间明显感到了小松对他的不一样,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殷勤了很多。

 

小松不会再拒绝他的早安吻,一起看娱乐节目的时候会和他凑的很近,经常能发现小松在看着他,看来,猎物落网了呢。

 

轻松开心的想着,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就知道,小松哥哥是爱我的。”

 

对于轻松而言,小松可以称之为他的全部,就算对方是个用大量价钱定做的罐头。

 

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轻松将手机的日历打开,细细的数了一下他和小松所处的时间有多久,“竟然有两月半了吗...”

 

轻松闭上双眼仰躺在床上,他实在是没想到,时间过的竟然是这么快。

 

F

小松最近也感受到了轻松的变化,总觉得轻松有什么心事一样,难道是私藏了黄色书籍之类的?

 

小松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不过他又想了想轻松穿上正装时严肃的面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到底是什么事呢?

 

“小松哥哥这周末有空吗?想要和小松哥哥一起去约会呢。”

 

这让小松有些吃惊,他以为轻松会比较羞涩一些,不过他再次转念想到了在刚见到轻松时,他对自己表达的强烈爱意,便欣然接受了。

 

他们的关系也该更近一步了。

 

G

令人愉悦的时光总是非常的短暂,导致于轻松忘记了罐头保质期这件事,又要再一次与小松哥哥分别,光是想想他就觉得有些胸闷气短。

 

可这就是现实。

 

小松的保质期是在今天,这就意味着,从今晚0点过后,小松将会消失不见。

 

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和小松进行一次约会,犹如和以往的小松罐头一般。

 

轻松将他那件压箱底的绿色格子条纹衬衫拿出来穿上,衬衫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打底,然后将衬衫的纽扣扣到了最顶上一个,原本还算帅气的打扮瞬间变的土里土气,不过这才是他不是么?

 

他选择的约定地点也非常老土,是在人流量非常大的中央公园。他背着一个双肩背包,站在公园大门口的位置寻找着小松。

 

H

小松没有和轻松一同出门,而是早于轻松出去。

 

他去了礼品店,因为是和轻松的第一次约会,这让他非常的重视。然而礼品店的礼物太过繁多,让他看的眼花缭乱,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礼物才好。

 

在店里兜兜转转了将近两小时,店员小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给小松推荐了一款泰迪熊,而且向小松保证,任何人都会喜欢这种毛绒绒的玩具。

 

小松犹豫了一会,礼品店墙上的挂钟却突然响了起来,小松习惯性的望向发出声源的地方,离他和轻松约定的时间不远了,“那就这个吧。”

 

小松对着店员小姐礼貌的笑了笑,“请帮我包装一下。”

 

付完款之后,小松拿着泰迪熊急匆匆的朝约定地点赶去。到达约定地点之后,小松一眼便看见了站在原地张望着的轻松。

 

“轻松!这里!”

 

I

听到了小松的呼喊,轻松立马朝着小松的方向招了招手。

 

小松小步跑到轻松面前,将自己购买的泰迪熊递给了轻松。而接过泰迪熊的轻松,盯着手中被包装精美的泰迪熊,莫名的鼻酸。

 

“小松哥哥,我很喜欢。”

 

“恩。”

 

接下来,按照轻松事先拟订好的计划,他们将公园内的游乐设施玩了个遍,经历了恐怖的鬼屋和刺激的过山车之后,最后一个设施便是处于中央公园正中间的巨大摩天轮。

 

“好高啊,轻松。”小松扒着座舱的小窗户往下看,下面全是密密麻麻涌动的黑点。

 

当摩天轮快升到顶端时,轻松开口了。

 

“小松哥哥,我喜欢你。”

 

小松转过头看向他,“我也是。”

 

摩天轮到达最顶端时,小松吻向了轻松。

 

J

——我原本以为我们能永远的在一起。

 

从摩天轮上下来的时候,轻松虽然面上一直带着笑容,但是小松却觉得轻松很悲伤。

 

为什么呢?

 

是因为自己的亲吻吗?不对。

 

小松很快的否认了这个想法,他能感觉到轻松对自己的爱意,也能感觉到在接吻时轻松是愉快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

 

小松想不明白,但是突然朝他们行驶过来的汽车让他暂时忘掉了这一切。

 

他将正对准汽车面向的轻松推开,然后他觉得自己飞了起来,接着便是直达大脑深处的“咚”的一声。

 

眼睛被糊了一层红色颜料一般,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趴在他身旁的轻松也是红色的,就连流出的泪也是红色的,他努力的想要伸手触摸轻松,但他的生命力流走的太快了。

 

“对不起。”

 

小松变成了一滩红色的不明液体,就和当初在罐头中一模一样。

 

K

稍稍...有点累了。

 

轻松看着手中的空罐头这么想着。

 

他将卧室里看起来有些怪异的壁橱打开,分为上下两层的壁橱,上面的一层已经满满当当堆满了空罐头,而下面一层只有一盒罐头。

 

壁橱上层已经放不下空罐头,轻松只好将空罐头放在下层,并且将下层的那盒罐头拿出,“也该...放弃了。”

 

最后一次吧...这次之后,也是时候回复正常人的生活了。

 

和以往一样,轻松将罐头打开,把罐内的红色液体缓缓倒入装满40度水的浴缸里,并且盖上了盖子。做完这一切,他转身便离开了。

 

这次的小松哥哥,爱不爱他都无所谓了...

 

L

松野小松是在浴室里醒来的,浴缸上盖着的木板差点让他以为是有人想要谋杀他。

 

他一把将木板掀开,从浴缸里坐了起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他觉得这里非常的陌生,“这里是...?”

 

他跨出浴缸,走到了浴室里安装着镜子的地方,“这是我?”

 

镜子里面的人仿佛也是那么的陌生,他伸出手抚摸着镜中人的脸颊,“这真的是我..?”

 

小松的脑子一片的空白,他没有任何与自己相关的记忆,以及为什么他会身处在这里。记忆的空白让他有些害怕。

 

他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浴室,所幸客厅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M

听到浴室内发出的声响,轻松忍住不去查看里面的情况,他再三的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这次之后,他会将这段感情埋藏在心底。

 

他装作镇定的看着订购的今日时报,想要分散自己多余的注意力。

 

“你...”

 

轻松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时报放下,转过头看向跑出浴室的小松。他知道小松现在想要知道些什么事情。

 

“我说小松哥哥,虽然我们是兄弟,但是你这样裸着出来我也会很尴尬啊。”轻松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嫌弃,但是却点明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还有啊,你是白痴吗!出来也记得擦干自己的身体啊!地板上全是水渍,打扫就交给你了。”轻松指着小松所站的地方,木质地板上被浸湿了一大圈。

 

N

“裸体也是一种艺术嘛,你不觉得哥哥我看起来很有美感吗?”小松看着眼前的人突然冷静了下来,并且和对方耍起了嘴皮子。

 

因为确认了自己身份的原因吗?也许吧,小松也不清楚,或许也是因为雏鸟情节。

 

“对了...”小松想要叫出轻松的名字,却发现对方根本没告诉他他的名字叫什么,所以他顿住了。

 

“怎么了?小松哥哥?”轻松有些疑惑的看着小松。

 

“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东西,就连兄弟的名字也...记不清楚了。”小松坦荡的说着,他认为在轻松面前,他可以坦诚的将自己的心事说出口。

 

“啊...我把这事忘了。”

 

“诶?”

 

“小松哥哥你有遗忘症啊,间歇性失忆症,我已经习惯了。”

 

“对了,我的名字是松野轻松,而你叫做松野小松,这次可一定要记清楚了啊。”

 

在轻松对他说话时,小松有仔细观察轻松的神色,他发现轻松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只是对方的眼里,有些他所不清楚的情愫。

 

O

“有在听我说话吗,小松哥哥。”轻松伸出手在小松面前晃了晃,“回神了。”

 

“铃铃铃....”

 

轻松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轻松急忙将手机拿出看了一眼,“该死,我把这事忘记了。”

 

接着轻松大步走到玄关处,将挂在衣帽架上的西装穿上,“小松哥哥,我要去公司一下,大概很晚才会回来,饭菜都在冰箱里,你自己弄来吃吧。”

 

“门上贴着写有小松字样的房间是你的卧室,不要走错啦。”

 

“我出门了。”

 

轻松简要的给小松说了一些琐事之后便急匆匆的出门了。

 

不过对轻松来说,公司的电话来的太及时了,他还需要再调整调整自己的心态。

 

P

小松觉得轻松是个很奇怪的人。

 

从那天之后,轻松告诉了他很多他所不知道也不曾涉及过的事情,这让他觉得除了和轻松长有相似的脸颊之外,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出来他们是兄弟嘛!

 

轻松其余的时间几乎都不会和他有多余的交流,这让他觉得有丝莫名其妙的不爽。

 

但是,轻松又会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可只要他对上轻松的目光,对方就会立马转开视线,这让他更觉得不爽了。

 

他有种轻松是在透过他看别人的感觉。

 

轻松是在看谁呢?

 

Q

小松最近的脾气十分的浮躁,这让轻松有些伤头脑。

 

而且这个小松和之前的几任都有所不同,他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啃老族而感到羞耻,反而是非常的享受,这让轻松的小金库有了一次大幅度的震动。

 

因为小松迷恋上了小钢珠,轻松不得不给对方一些多余的零用钱。

 

虽然他本来是想让小松出去工作,可一想到小松的保质期,他便舍弃了这个念头,大不了自己多赚一点。

 

R

小松觉得生气,非常的生气。

 

他现在基本上见不到轻松,虽然对方努力工作养自己是很符合自己的心意,但是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更加的暴躁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暴躁,难不成是因为雏鸟情节吗?

 

S

轻松对于小松的举动非常疑惑,明明自己没有去诱导过他。

 

小松在玩小钢珠的时候和人打架了,似乎是对方看不惯小松赢了那么多钱的样子,所以故意找茬。

 

不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小松居然那么能打。

 

当他加班回家,打开房门看到的是带着一身伤痕坐在玄关的小松时,说不心疼是假的。不过他还是硬起了自己的心肠,“你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要学会保护自己啊。”

 

他一边将自己的外套脱掉一边说着,“杂物间有急救药箱,一会你自己弄一下吧。”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小松拉住了轻松。

 

“恩?”

 

“...”

 

小松使力拉了轻松一下,轻松便猝不及防的跌倒在了地上,接着他便感受到唇上温热的触感。

 

等他回过神时,小松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T

小松察觉了自己对轻松的心意,虽然那是不应该存在的感情,可就是这么普通的喜欢上了。

 

小松开始跟踪轻松,轻松出门,他会在轻松出门不久之后跟着出门;轻松去上班他也跟在轻松身后,然后蹲在轻松工作地点的大楼下边,直到轻松午休之后。

 

他觉得自己很像一个变态,可他就是忍不住这么做。

 

轻松身上有种让他疯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U

轻松觉得最近很不对劲,他总是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那股视线让他非常不自在。

 

今天也是。

 

午休的时候,轻松没有和平常一样出去吃午餐,而是在办公室里吃着速食,当他扔垃圾时,透过靠窗的透明玻璃,他看见了蹲在外面的小松。

 

轻松心里大概明白了这短时间那股视线是怎么一回事。

 

他立马跑出公司大门,将小松抓了个现行。面对他的只问,小松的回答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小松说他喜欢自己。

 

哪个步骤做错了呢?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这和计划之中的事情完全不一致。

 

他真的是想要放弃啊。

 

V

“我喜欢你啊!”

 

小松还是忍不住说了,但是轻松一脸的不可置信却还是让小松担忧,轻松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恶心的人。

 

他承认他害怕听到轻松说出那样的话语,但最后等来的确是轻松同意的话语。

 

“恩,我知道了。”

 

“你...不觉得很恶心吗?而且我们还是兄弟。”小松的语气听上去十分小心翼翼。

 

“不会啊,因为我就是那种人啊。”

 

“...?!”小松有些狂喜,“那轻松也是喜欢我的咯?”

 

轻松沉默了,小松忽视轻松的反应,“那你是答应和我交往了吗?”

 

良久的沉默之后,轻松同意了。

 

W

轻松是犹豫的,他没有想到小松会喜欢上他,虽然决定了要放弃,但还是忍不住答应了小松。

 

他开始怀疑,在这次之后,自己是否真的能遗忘掉小松。

 

不过自从答应了小松之后,小松对他也越发的殷勤起来,休假的时间里,更是黏在他身上一般,寸步不离。

 

就算他在上班,小松也会照样在他公司门口蹲着,等着他午休一起吃饭,轻松不由扶额,小松这股粘糊劲儿还真是有点承受不起。

 

“明天出去玩吧轻松。”

 

“恩,不过能不能先松开我,我要洗澡。”

 

看着和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小松,他甚是无力。

 

X

轻松去洗澡了,本想跟着一起洗,顺便来一发浴室迷情的小松摸着被轻松敲打过的脑门一脸的委屈。

 

不过依然满脑子不良思想的他,跑进了轻松的卧室,他唯一没有进入过的房间。

 

他本来想将自己脱干净,方便一会和轻松做一些酿酿酱酱的事情,但他却看到造型怪异的壁橱,鬼使神差的,他打开了壁橱,壁橱内满满当当的空罐头让他觉得有些无语。

 

“这么多空罐头,轻松很爱吃罐头吗?”小松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拿下了罐头。

 

“——把罐内的红色液体缓缓倒入装满40度水的浴缸里,盖上盖子,耐心等待30分钟。”

 

“罐头腰侧盲区的地方会有代表时间日期的条形码,罐头本身是看不见的。”

 

小松觉得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Y

不知道为什么,轻松想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为快忘记了的事情。

 

那个有点痞气,说他们是兄弟,说自己是最有才能的那个人。

 

那个身为人的松野小松。

 

他依然记得,自从他死了之后,自己便开始购买订做和他一模一样罐头,然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中痛彻心扉。

 

他的心啊,早就千疮百孔了。

 

Z

松野小松有个秘密,他知道自己是个罐头。

 

当他拿着空罐头想要去询问轻松的时候,他发现了另一个秘密。

 

上身赤裸的轻松,腰侧盲区的地方,有着一个明显的条形码,而且保质期似乎快要到了。

 

他默默的关上了门,心中却是汹涌万分,这导致在很久以后,他在杂物间翻到了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的日记,这种感觉更是愈发的猛增。

 

“我太喜欢轻松了,可是一想到他是个拥有保质期的罐头,我就会想,不如我先他一步在他未来的短暂生命里留下我的印记好了。”

 

-END-


FL:

这篇是很久之前参加的合志文了,很高兴能和各位一起参本。

大概松沼快脱坑了,大概是爱不够,没有了之前那种非常想要创作,想要将自己喜欢的人物以自己所想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感觉...

大概比较倦怠了吧_(:3丿-8∠)_....总而言之感谢还关注着我的各位

松出第三季大概会回来www大家有缘再相见【土下座

评论(13)
热度(96)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