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速度松】暧昧劣情

※一个小复健,找回之前的感觉√

※喜欢上人渣长兄的choro

※choro→oso

※ooc有,请注意

※不会取名字所以和歌名一样x

※友情BGM:暧昧劣情Lover

 

松野轻松有一个无法说出口的秘密,那是一个听上去有些荒唐的恋情。

 

身为六胞胎的三男,他总是处于不上不下、会被人忽略的尴尬地位,虽然给自己标识了不同于其他兄弟的“常识人”标签,但这任然抑制不住他那畸形的感情。

 

‘因为本质是个人渣的关系吧。’

 

轻松将他那畸形的爱恋归根于了与其毫不相干的自傲性格,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个能够继续喜欢下去的理由。

 

毕竟,他喜欢上的是那个人渣长男啊。

 

但硬要说起来,其实连轻松自己也无法确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小松的,等到自己有所发现时,这份感情已经相当的根深蒂固了,根本拔除不掉。

 

轻松苦恼过,但比起苦恼,更多的确实类似非常满足的幸福感,以及那活了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心跳加快的‘咚咚’声。

 

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是小松也不行。

 

说实在的,他讨厌小松,讨厌他那一副玩世不恭,对谁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也讨厌他那张在自己看起来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的笑脸。

 

但是啊,虽然很讨厌这样的小松,可是还是会情不自禁在内心深处为他洗白,如果自己能够鼓起勇气,告白成功的话,也好想去触碰那样的小松,去更多的了解那样的小松。

 

轻松视线有些恍惚的盯着手中那翻开来的书籍内页,脑子想的全是关于小松的事情。

 

“哟,只有你一个人在啊,轻松。”所想之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说啊,就算是每天看这些就职书籍你也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家都是啃老族,何必总想着和大家不一样呢,是吧。”

 

果然是人渣啊。

 

轻松不禁这么想着,他抬眸看向小松,左边的眉毛高高挑起,“我和你这种人渣可不一样,要成为上等人没有工作可是说不过去的。”

 

“啊啊啊,真是败给你了,你看看你的自我意识!已经大到快爆炸了好吗!”小松一把将窗户打开,指向空中那个绿色的球体。

 

轻松顺着小松指的方向看去,他什么也没看见。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已经有一段时间看不见自己的自我意识了,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不见,应该是发现自己对小松的不正常感情的时候。

 

他撇撇嘴,扭过头继续盯着就职书,“那又怎么样?你们根本不会理解这样的心情。”

 

小松伸出么指掏了掏耳朵,对于这个自我意识过高的弟弟,他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让他认知到自己的自我意识过高。

 

“算了懒得管你了。”小松走到另一边背对着轻松躺下。

 

两人沉默了很久之后,轻松慢慢抬起头看向小松的背影,“我的心情你又怎么会理解呢。”

 

轻松想着,大概他要是向小松传达爱慕之情的话,估计小松也只会当做玩笑来看待吧,他不想让自己真实的心意被当成笑话来看待。

 

“啊?你刚刚说什么?”小松转过身看向轻松,“什么心情?”

 

“没什么,你听错了。”

 

“诶——我明明有听见哦,嘛,不过你这样的偶像宅的心情我也确实不理解啦~”

 

“...”轻松沉默了,没有再去反驳小松的话。

 

“轻松你现在有点可怕呢。”看着突然拉下脸的轻松,小松有些不知所措。

 

“我喜欢你啊。”

 

“...”小松愣了一下,随即又想到了一松伪装成空松,为了不让他发现而向他告白的事情,他确定轻松应该也是这样的,“诶,不过轻松啊,我可是男的啊,但是....”

 

“啃老族们——下来吃梨啦!”松代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小松立马停住了要说出的话语下了楼,将轻松抛在了身后。

 

“...这样故弄玄虚的态度算什么啊。”轻松有些说不上的难受。

 

明明这么的喜欢着你啊。

 

轻松背靠在墙壁上,将就职书摊开放在脸上,想要遮住他那难看的表情。

 

“轻松,给你带了块梨,不过只有这一块哦,其他的都是我的。”小松将盛满梨的盘子端在怀中跑上楼来,然后将轻松搭在脸上的就职书拿开,拿起盘子中的一块梨塞在轻松嘴里。

 

“...”

 

总是在这种细小的地方被他吸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

 

这样安稳的日子过了很久,久到轻松以为自己能继续很好的掩藏自己喜欢小松这件事的时候,小松有了女朋友了,对方是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白领,这让轻松很挫败。

 

小松开始很少在家里过夜,具体是干什么去了,轻松不想知道。

 

看着身侧空落落的位置,轻松非常不想承认,那份感情快要难以抑制了,他忍不住将自己的脸埋在小松的枕头上,虽然没一会就变的湿漉漉的让人难受。

 

由于自己刻意的埋向小松的枕头,导致整个上半身都裸露在空气中,于是第二天轻松不负众望的感冒了。

 

躺在被窝里的轻松非常难受,不仅头昏脑涨,鼻子还被塞住呼吸都有些困难。

 

‘我病了,一场很麻烦的大病。’轻松这么想着,虽然很难受,可却不得不忍受着。

 

当天晚上,小松回来了,也带来了一个对大多数人都算的上喜讯的消息,他决定和女朋友结婚了,大家都非常开心的庆祝着小松,没想到这个最不务正业的长男,居然会是他们之中的最先成家的人。

 

轻松因为感冒呆在楼上,但楼下吵闹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朵。

 

终于到这一天了吗...

 

没有看到三男的小松也开始有意无意的询问起了关于轻松的事情。

 

“啊,轻松哥哥啊?他感冒了,在楼上呢。”最小的末子指了指楼上说着,“不过小时候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那么亲近默契,现在长大了反而看上去都不太一致了呢。”

 

小松伸出食指在鼻尖下方摩擦了一下,露出习以为常的笑容,“嘛,毕竟我是长男嘛,我上去看看轻松。”

 

将自己裹成一团的轻松听到脚步声便将自己裹的更紧。

 

“呜哇——轻松你这是想要将自己热死吗?哥哥我的婚礼可不想你缺席啊。”

 

轻松没有搭理小松。

 

“喂,你不恭喜我吗?我可是比你们都先成家的人哦。”

 

小松看着轻松背对着自己,便上前拉扯了一下轻松,想要让他面对着自己。但当轻松面对着他的时候,他却有些蒙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嫉妒我最先结婚嫉妒的哭了?”

 

因为感冒的原因,轻松的脸颊红红的,而且有明显的泪痕。

 

“呜....”

 

“...”

 

“不要结婚...”

 

“这可是不行的哦。”

 

“不要结婚,我喜欢你啊,你不要结婚...”

 

“轻松你是不是烧糊涂了?我让妈妈给你打点水敷敷。”

 

“不要结婚!我说我喜欢你!不要结婚..”轻松伸出手拉住小松的裤脚,乞求的看着对方。

 

“我看你真的烧糊涂了,你还是继续睡吧。”

 

“没有...”

 

“婚礼有给你准备礼服,安心吧。”

 

“不要...”

 

「我喜欢你啊!」

 

果然再怎么样呼喊,再怎么样的大声告诉你,都无法传达给你这份爱慕的心情,最后也只是被当做一个笑话罢了。

 

小松走了,留下了礼服便离开了,轻松看着那件礼服发呆。

 

这份荒唐可笑的爱慕之情,也该结束了啊。

 

小松的婚礼如期而至,轻松也穿上了那件白色西服,脸上的神情恢复了往日的高傲。

 

他看着小松进入了婚礼殿堂,经过了宣誓,接受了众人的祝福,有些欣慰的笑了。

 

他带着笑意的上去祝福小松,“虽然不知道你这个人渣是怎么拐骗到嫂子的,不过祝你幸福。”

 

而看着这一幕的其他兄弟也纷纷上前表达了自己独特的祝福,当然除了十四松。

 

“十四松哥哥,你怎么了?”

 

“轻松哥哥的自我意识,不见了。”

 

-END-

 

...复健失败的样子,剧情有如脱缰的野狗拦都拦不住orz...


评论(11)
热度(93)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