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速度松】啊啊神明大人、你啊

※oso死后神明设定

※choro能看见oso

※幼时捏造

※大多是choro的自说自话

※又是一个大写的意识流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想写个什么鬼【你

※ooc注意

※友情BGM:ああ神様あなたは

 

午后的太阳总是那么毒辣辣的,晒得人生疼,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日式房屋里更是闷热。玄关处的大门被打开,随着来人的进入带进了一阵热流。

 

下午三点的时分,屋里还没有人回来,松野轻松四下张望了一下,便回卧室拿了换洗的衣物去澡堂冲了个凉。

 

洗去身上被汗水和灰尘附着的秽物后,松野轻松再次回到了家。

 

稍稍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装,松野轻松走到了屋里放置神龛的地方。取出三只香,然后将香点燃,双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香杆,大拇指顶着香的尾部,平置于胸前。

 

“反正你也不在吧,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到,虽然不知道已经这样说过多少次了。”松野轻松盯着神龛里供奉着的黑白相片轻声说着。

 

“尽管重复了一千次,但你还是只会否定我的愿望。”

 

点燃的香散发出烟缓缓飘起,在空中形成一道明显的痕迹。而那烟的痕迹飘向的是神龛中被供奉的黑白照片。

 

松野轻松隐约见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他知道,那个人来了。

 

松野轻松的眼眸微微下垂,“只是在等待时间流逝的你,和害怕着时间飞逝的我,都忘不了那件事呢。”

 

“神明大人你啊,一直在远远的静观着时间流淌。”

 

松野轻松说着一些不明所以的话,而听他讲述的人,微微歪了下头,伸出食指在鼻尖下方摩擦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微笑。

 

“啊...又是这样,也够了吧?”

 

那人直接盘腿而坐,双手抱胸的看着松野轻松。

 

“反正在你看来,我也只是个装饰品吧?没办法传达我的祈愿...”松野轻松稍稍有些不满,“反正净是遭殃的命。”

 

松野轻松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之前,原本只是个玩笑啊。

 

“提出将地图换过的人是我,让你最终死去的也是我。所以让罪有应得的我接受惩罚吧,让无辜的爸爸妈妈还有空松,一松,十四松和椴松走出阴霾吧。”

 

盘腿坐在一旁的人依然是一副坏笑着的模样,这让松野轻松很无力。因为幼时的一些稚嫩的想法,导致这个本应该是长兄的家伙意外死去,父母和兄弟一夜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兄弟之间的性格走向更是大不相同,人人都藏着心事一般,关系也越来越淡漠。

 

这让松野轻松的负罪感倍增,但当他在神龛上香发现能看见原本死去的兄弟时,他愣了很久。

 

以神明身份出现的兄弟,和之前不一样,不会像之前那般和他一起打闹,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松野轻松有时候觉得,看不清松野小松的脸,这个人变化的让人根本不认识。

 

“还是说,神明大人你啊,比谁都无力呢。”

 

松野小松有了些许的反应,“你这话说的有点假嘛。”

 

像是被看破一般,松野轻松轻轻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发现了。”

 

“说出这种话并不是因为温柔。”并不是因为想要分担家人的痛苦,也不是为了自己那丁点的责任心,“只是因为我的弱小,所以一直积累着被舍弃的话语。”没能说出来的道歉,没能承认的语言。

 

“所以啊,哥哥啊,让我接受惩罚吧,让无辜的人获得幸福吧。”

 

松野轻松手中的香已经燃烧殆尽,他直直的盯着松野小松,而对方只是摇了摇头,接着伸出手对他做出并无实质感觉的动作,抚摸着他的发顶。

 

松野小松的身影变的模糊,然后消失不见。

 

“神明大人你啊...比谁都没用慈悲心呢。”

 

松野轻松将香扔进了垃圾桶,最后看了一眼那张黑白相片,转身便离去。

 

“比谁都无力的哥哥啊。”

 

-END-

...磨磨蹭蹭的写完了,大致讲一下,就是小时候换地图那件事,我这边做了个改动...让oso跪了【对不起oso!!!】然后兄弟们都非常的自责,关系也越来越淡漠,松野轻松是事件的造成者,但没有人责怪他,他自己也是非常难受的_(:3丿-8∠)_跟小松这样说话,也是个日常吧。


评论(1)
热度(49)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