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以父之名

※黑手党paro

※信奉宗教的松girl谨慎观看,有一些瞎扯部分

※choro骄傲自负设定,kara神父设定

※ooc有,请注意

※一个大写的意识流,主要是choro的祷告

※有速度成分,水陆相当少,两人没什么感情

※“*”会在最后有注释

※友情BGM:以父之名

 

刚蒙蒙亮的清晨,视野还不是那么的清晰,浓雾掩盖住了目所能及的道路。

 

通往教堂的石板路被踩的嘎吱作响,皮鞋鞋底接触石板的声音在这微亮的清晨显得异常清晰。松野轻松的黑色礼服被微凉的雾气打湿,小心翼翼的贴在他的身上,隐约勾露出精瘦的线条。

 

湿冷的空气让松野轻松皱紧了眉头,不满的情绪清晰可见,他习惯性的转动着左手小手指上的戒指,外露的情绪慢慢收了回去,恢复了那目空一切的模样。

 

雾气渐渐散开,隐藏在浓雾中的教堂显露出了它原本神圣的模样,松野轻松有了一瞬间的放松。

 

缓步走到教堂门口,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教堂的大门,“毕竟是为了能够到达这里,一切的残酷只是为了这里。”

 

他闭上双眸,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随即推开了教堂的大门步入其中。

 

墙壁上关于耶稣的壁画几乎布满了整个教堂,穹顶上刻画着的小天使面带微笑的俯视着他,松野轻松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满满的,仿佛有什么在不断的填充着。他缓步走到了讲台旁,双手抵住讲台桌面轻轻的摩挲着,他抬起眼眸,看着下方一排排的长椅,一股莫名的满足感蔓延在他的内心。

 

好像他才是教堂的主人。

 

微弱的光线透过彩色玻璃打进来,映射在松野轻松的身上竟有一丝绚烂夺目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信奉他。

 

“不好意思,请问是来祷告的吗?”听到教堂大门被外力打开的声响,神父匆匆的赶了过来了。

 

松野轻松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年轻的神父,嘴角微微挑起,“当然了,我的父。”

 

刚任职神父职位不久的松野空松,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一丝不寒而栗,虽然作为神父不应该妄自猜测前来祷告的教徒,但面前的男子总给他一股不舒服的气息。

 

松野空松紧紧的握住手里的旧约全书,面上带着祥和的微笑,“愿天父的慈爱,基督的圣宠,圣神的恩赐与你同在。”

 

“也与你的心灵同在。”

 

松野轻松似乎是没有注意到神父的不自在,他转动了一下自己左手小手指的尾戒,缓缓的开口,“父啊,我有罪。”

 

“我已经堕入罪恶的深渊,那是一个看不见罪的国度。”松野轻松停顿了一下,“在面对无止境的争吵,我选择了给予他们最大的恩惠,暴力能让他们都统统闭嘴。”

 

“哦,我的父,请原谅我的自负。在面对被我驯服的兽面前,我总会如此,那些未被驯服的兽,我也绝不会给他们忏悔的机会。”

 

松野空松听到这里微微皱了下眉,面前的男子确实相当自负,这也是对主的不敬。

 

从他的表达上,松野空松知道他将自己的敌人称为兽,但是兽、魔鬼*1、古蛇、大龙是基督教对所有“敌基督”*2的称呼,男子如此的称呼确实有失妥当。

 

但既然对方有来忏悔的意愿,想必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在深渊里,我代表了一切,我能给他们定罪,我也能决定他们谁对或者谁应该永久沉睡。不能阻止我却妄想这样做的人,我会以父之名对他们进行判决。”

 

“我想您知道这样是错误了的吧?”松野空松忍不住了,以父之名判决,就是“妄称”,因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判决,面前的男子显然是将自己当做了主。

 

“当然,我的父,不然我不会出现在这里,我可是,非常想求得父的原谅。”松野轻松毫不在意的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他认为自己确实有骄傲的资本。

 

在他的世界里,他拥有能够对别人进行判决的实力,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是罪,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不做,那被做掉的会是他,他的周围可是有数不清的豺狼。

 

“我的罪越来越多,可我却乐在其中,我很害怕,我的父,沉醉或者堕落,我无法选择。”

 

说罢,松野轻松亲吻了自己的左手。

 

松野空松知道男人是在忏悔,因为赞美诗中有这么一句话——即使是那些已经堕入罪恶深渊的囚徒,他也会让他们亲吻自己的左手,以表达他们内心深处的忏悔。

 

“蒙神喜悦的祷告是从内心发出的,我相信这也是您最真挚的忏悔,愿神的恩惠,众圣灵的感动常与你同在。”松野空松给予了松野轻松心灵上的慰藉,而这也是松野轻松最需要的。

 

“天主已免了你的罪,平安的去吧。”

 

“...感谢天主。”松野轻松觉得有些微妙,但内心却是好受多了。得到了谅解的松野轻松自然是告退,在快要走到大门的时候,他转过身询问着松野空松,“我的父,天主会一直看着我吗?”

 

“这是自然的。”松野空松微笑着回答了松野轻松的问题。

 

“啊,那真是太好了。”松野轻松微微眯起了双眼,转身便离去。

 

——————

 

“我说轻松啊,你总算出来了。”教堂外不知何时停留了一辆黑色轿车,身着红色黑西的男人单手托腮杵在车窗边缘,“明明不算是个有神论者却老爱跑到教堂来。”

 

松野轻松斜睨了一眼松野小松,没有搭理对方,而是径自打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你不张嘴没人会觉得你是哑巴。”

 

松野小松不满的嘟了嘟嘴,这让松野轻松一阵恶寒。

 

“你有对你的主说,你是个同性恋的事情吗?”松野小松发动了车子,有些嘴贱的问着松野轻松。

 

松野轻松一把拉过松野小松的领带,在他的唇上狠狠的亲吻了一下,“神父告诉我,天主会一直看着我,所以我说不说他都知道。”

 

松野小松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唇,“《七宗罪》里说,‘神不存在,这是可笑的罪孽。神若存在,这是最大的可悲的罪孽。’这样的你,是可悲呢还是可笑呢?”

 

“可悲还是可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下一个被判决的人,大概会是你。”

 

松野小松打了个冷颤,小声的嘟囔着,“玩笑都开不起,真是无趣。”

 

松野轻松很强大,但在他强大的背后,一直都印刻着孤独,关于这一点,松野小松是非常清楚的,他知道松野轻松逃不掉心灵上的束缚,也知道他试着去幻想最纯真的年代,但松野轻松已经没勇气承受了,所以他才会去教堂,寻求心灵上的慰藉。

 

松野小松没有说话,松野轻松也缓缓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在这暂时宁静的环境中,他慢慢睡着。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些什么鬼,我真是按捺不住啊!!有脑洞就想写哭泣着。大家将就着看吧

*1:撒旦

*2:与基督为敌的


评论(2)
热度(63)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