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水陆】人鱼挽歌

※王子kara x人鱼choro

※灵感来自于安徒生的美人鱼w

※关于人鱼自身的一些事情纯属瞎扯淡,不要当真

※一个大写的意识流

※一个大写的ooc

※图来自于炎爸爸,感谢爸爸的授权!微博@阴阳炎-安定冷CP战士 

 

人鱼真的存在吗?

 

人鱼真的存在。

 

不知从何时起,王国内兴起了一股人鱼捕捉风潮,贵族们均以拥有一条专属人鱼为荣。

 

虽然捕捉人鱼的人数不胜数,但真正见到的过人鱼的人却少之又少。曾经仅存于传说故事中的美丽生物,如今却变的唾手可得,虽说自己没有捕捉到人鱼,但总有来自别处的小道消息,说着谁谁谁又捉到人鱼了,这给人们带来了不少的自信心。

 

人鱼,一定存在着。

 

每日的海边都聚集满了无数的人鱼捕捉成员,出海捕捉的人也不在少数,虽然每次都是无终而归。

 

这让王国的耕地开始荒废,人们一心只想着如何捕捉人鱼,再将其卖个好价钱,或者留为己用。他们都忘记了原本的工作。

 

裁缝店的裁缝辞工不做,面包店的老板也抛弃了他那维持了八年的小店,铁匠工匠更是整日呆在海边,甚至在海边搭建起了小屋,完全不害怕涨潮会带来的危险。

 

王宫内的护卫和骑士们也整日的心不在焉,内心无不都在描绘着人鱼的模样。

 

王国的子民们都中了毒,一种名叫人鱼的毒。

 

不可置疑的是,人鱼的浑身都是宝。他们的容貌是无可比拟的,他们的歌喉是悦耳动听的,他们的眼泪能化为稀世的珍宝,他们的鱼鳞能包治百病,他们的鱼尾能让人死而复生,他们的血液能让人永驻容颜,他们所拥有的,都是人类趋之若鹜想要得到的。

 

这也是人们疯狂的想要捕捉人鱼的原因之一。

 

作为王国唯一的王子,松野空松对于现下的不正常景象没有进行任何的阻拦,他只是会呆在矗立与海岸高处的城堡里,倚扶着栏杆,眺望着蔚蓝色的大海。

 

“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吗?”

 

“这个王国快完了。”

 

很久很久之前,松野空松便经常呆在这座海边的城堡里,每天会做的事情也不过是看着大海。晴天的海,暴风雨之下的海,平日里平静的海,仿佛怎么也看不尽似的。

 

他只觉得那片蓝色的未知区域,仿佛要将他吸入进去一般。

 

————

 

晚上的时候,王国的护卫给松野空松传来一份口谕,国王快不行了。

 

松野空松只是微微点了下头,便转过头继续盯着那片深色的海,仿佛死的人并不是他的父亲,也不是王国的主宰者,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护卫单膝跪在松野空松的身后不敢动弹一分,这个王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的冷血,等人们发现的时候,王子早已没了当初阳光绅士,还很痛的模样。

 

“还有事吗?”

 

“回禀王子殿下,国...国王要求您亲自去给他捉一条人鱼,说是只有您才能捕捉到真正的人鱼。”

 

护卫战战兢兢的说完了国王剩下的话,便低着头看着地面。

 

接着他的视线之内多出了一双靴子,“回去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情没有第二次。”

 

护卫向松野空松行了一个礼便离开了,松野空松也想象到了国王听到他的话之后会是什么模样,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国王派出了大量的军队出海捕捉人鱼,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捕捉到人鱼,那么他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享乐的生活,离开至高的权利。

 

国王派人绑了松野空松,将他强行带到了出海的船上,并将他绑在了桅杆底端,“作为王子,为国王的病情做出贡献也是无可厚非的。”国王这么说着。

 

松野空松只是冷冷的盯着国王,“你会后悔的,你别忘了之前...”

 

“闭嘴!”国王打断了松野空松,他缓了缓气,开口道,“那都是你的错,与我们无关。”

 

“还真敢说啊,my father。”

 

松野空松扭过头,不再看向国王,转而看向了那篇蓝色的海,“你一定在嘲笑着这一切吧。”

 

船在大海上行驶着,只是原本还算晴朗的天气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海风刮的松野空松脸颊生疼,他觉得喉头有些干渴,正思索着要不要向护卫索取水时,船上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我抓到美人鱼了!”

 

船上的人们都炸开了,他们将人鱼打捞了上来,由于被捆绑着,松野空松并不能看见人鱼的面貌,他只看见了那条人鱼如血一般的红色鱼尾,恍惚间他又想起了另一个拥有罕见绿色鱼尾的人鱼。

 

“诶?要杀掉吗?好可惜。”

 

“为什么要杀掉?好不容易才抓到一条人鱼!”

 

“那是国王的命令。”

 

“那干脆推翻国王好了,我挺喜欢这条人鱼的。”

 

......

 

松野空松听着护卫们吵闹的话语,不觉有些好笑,人呐,有了想要的欲望就会通过各种手段去占有,包括他自己也是这样。

 

海上的风浪越来越大,船开始不停的左右摇晃,大家仿佛遗忘了他这个王子,都躲进了船舱避开风浪。暴风雨接踵而来,海面掀起的波浪一阵更比一阵大,最后形成了巨浪向船扑来,被绑在桅杆上的松野空松没有一丝的害怕,甚至是有些愉悦。

 

船沉没在了海中,那被捕捉的人鱼也应该逃掉了,松野空松闭上了双眼,海水的涌入让他窒息。

 

————

 

松野空松醒了,他的面前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子,“你...”松野空松一下哽住,太多的话想要对面前的人说,比如,你还活着?你漂亮的绿色鱼尾还在吗?你,还爱我吗?但最终他只说了一句,“你相信童话吗?”

 

“为什么不信?”男子上前拥住松野空松,“不然,站在你面前的我是什么?”

 

松野空松沉默了,愣了好半天他才又开口,“走在刀尖上疼吗?”

 

“你童话看多了吧,我的王子殿下。”松野轻松将额头抵在松野空松的额头上,语气非常轻快的回答着。

 

“我就在这里,看着我,空松。”

 

“你..只不过是我的梦罢了。”一场太过美好,也太过残酷的梦。

 

“也许吧,我的殿下。”

 

——小美人鱼将匕首丢进了海里,最后亲吻了王子的额头,留下的泪水落进王子的梦里,然后跃进了大海的怀抱。

 

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美人鱼的童话了,那条人鱼,早已化为了泡沫。

 

对这个憎恨的世界施下了不可磨灭的咒。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被人鱼诅咒的王国,他们的国王和王子都长眠在了海底,子民们却 依然做着能捉到人鱼的美梦。”

 

-END-

 

相当的意识流_(:3丿-8∠)_....



评论(2)
热度(101)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