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丨134修罗场】Corolla of poppy

※134修罗场

※恶俗三角,ichi→choro→oso

※oso,choro死亡设定

※私设一大堆,ooc注意

※意味不明的一篇东西

※友情BGM:後追い自殺に定評のあるみっちゃん


松野轻松自杀了。

 

死在了澡堂的单独浴缸里,手腕处深可见骨的割痕描述了他生前所承受的痛苦。

 

流出的血液晕染了浴缸里白净透亮的水,犹如血莲绽放一般。浸泡在红色液体里的轻松看上去十分艳丽,也异常的诡异,他是笑着的。

 

尸体的第一发现人是他的弟弟一松,但对方的神色看上去十分平静,似乎是早已预料到了一切。

 

案发现场被紧紧的包围住,警方向一松大致询问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便让他离开了,一松离开时也听到了警察们的窃窃私语。

 

“真是可怜,前几个月才这家人才死了一个孩子,现在又死一个。”

 

一松并没有上去与之争论,因为这不是他的作风。一直被他抱在怀里的猫也失去了当初温暖柔和的位置,一直跟在一松的脚边,边蹭边叫着。一松只是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那只正在撒娇的猫,也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

 

松野家的六胞胎,如今只剩下了四个,邻里之间不免会听到‘虽然很可怜,但还好他们是六胞胎’这样的言论。

 

松野家的孩子们没有去理论这些流言蜚语,接连两个兄弟的死亡让他们成熟了许多。父母由于过度的伤心而晕倒,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兄弟中稍稍年长一些的空松撑起了这些担子,因为,他是哥哥啊。

 

很快的,轻松的葬礼便举行完毕,没有邀请任何亲戚和朋友,只有他们四人轮流守灵。四人都记得出殡那天,原本还算晴朗的天气一瞬间就变了脸,细细绵绵的雨落在脸上湿腻的难受,湿闷的空气压制的他们无法呼吸。

 

也许是给他们一个可以哭的机会吧,就算脸上有湿漉漉的痕迹,也无法辨认是泪水还是雨水。从事发到现在,没有一人哭泣,也该是极限了。

 

原本觉得拥挤的房间,现在看来空旷极了,没有了长男笨蛋一样的发言,也没有了三男的念叨和花痴,似乎有些安静过头了。

 

这让四人都感觉到不舒服。

 

一松是第一个提出来要独立出去的人,也很迅速的找到了工作。

 

大家都没想到,平时这个最阴暗的四男是第一个找到工作的。一松用了两天时间收拾他的所有物,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他只是在怀念。

 

一松走了,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另外三人则是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应该独立出去了?

 

“一松哥哥快死了。”十四松这么说着。

 

空松和椴松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十四松,“my little 十四松,现在不能开玩笑哦,大家也考虑考虑工作的事情吧。”

 

空松逃一般的离开了,他不想再失去任何一个兄弟。

 

“十四松哥哥,刚刚说的是真的吗?”椴松半信半疑的看着十四松,之间对方的表情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嘴巴依然张的大大的微笑着。

 

“真的。”

 

“十四松哥哥怎么会知道呢?”

 

“我看到了哟,一松哥哥头上的花环。”

 

“诶?我怎么没看见?”

 

“哈哈哈...”

 

“啊..真是的,十四松哥哥想好去哪里工作了吗?我也不想再让空松哥哥担心了呢。”

 

“啊?我炒股赚了已经开了一家公司了。”

 

“诶?!什么时候?!——”

 

......

 

————————

 

一松搬到了租住的小屋,略微收拾了之后,他翻出行李箱中轻松的日记本阅读起来。

 

XXXX年XX月XX日

 

有了一个非常在意的人,比在意喵酱还要在意。

 

XXXX年XX月XX日

 

我告白了,然后我们做了,我知道我们这样做是错的,可是我喜欢他。

 

XXXX年XX月XX日

 

松野小松。

 

XXXX年XX月XX日

 

经常腻在一起差点被兄弟们发现,好险,不过一松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一会去去问问他怎么了。

 

XXXX年XX月XX日

 

他变的有些奇怪,单独相处的时候总是说一些奇怪的话,有点担心。

 

XXXX年XX月XX日

 

最近眼皮跳的厉害,总觉得会发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愿是我的错觉吧。

 

XXXX年XX月XX日

 

一松对我告白了...我很混乱...

 

XXXX年XX月XX日

 

...他死了,)*Y)I_I_U_+(YPGR*)RDUOITOR%【被水迹沾染而晕开看不清的字样】

 

XXXX年XX月XX日

 

他怎么能死掉?!!!!那个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的人绝对不是他!!!

 

XXXX年XX月XX日

 

第一次觉得,活着真是辛苦。

 

XXXX年XX月XX日

 

我讨厌他,讨厌他的一切,比起笑脸,我更适合去憎恨他。

 

XXXX年XX月XX日

 

他出现了...和往常不一样的方式出现...

 

他问我要不要和他一样,我没有回答他。

 

XXXX年XX月XX日

 

恶魔...真的存在吗?为什么他会变成恶魔?

 

XXXX年XX月XX日

 

“要跳楼呢?还是要上吊呢?”

 

“请一切都随你的心意。”

 

今天他这么对我说着,他说,为了清算过去的自己,让我和他一样,那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XXXX年XX月XX日

 

我开始动摇了,我无法忽视,我仍然爱着他,即使我想装作毫不在意的活下去。

 

XXXX年XX月XX日

 

他给我戴上了花环,他说这样很好看,虽然我有想过摘下来,可是,我摘不掉。

 

XXXX年XX月XX日

 

“要跳海呢?还是要割腕呢?”

 

“死后会到的地方都是一样的。”

 

他又开始这么对我说,我觉得他说的很对,活着就很痛。

 

XXXX年XX月XX日

 

被一松发现了,他说我的精神有问题,我需要冷静,可是我十分冷静,我只是想和他到一样的地方去。

 

XXXX年XX月XX日

 

为什么一松老是能阻止我?他也消失了好几天,难道他不打算等我了?

 

XXXX年XX月XX日

 

再见。

 

日记没有了下文,一松将日记关上,他开始知道轻松死前那段时间的反常是怎么回事了,从轻松只言片语的日记中就可以推测出来。

 

“这就是你们让我看这本日记的原因吗?”

 

一松的身后站着两个人,或者说是恶魔。一松能看见他们,从发现轻松死后就能看见了。

 

“这个花环,带上的瞬间就被宣布死亡了吧。”一松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花环,还有着尖刺的花梗将他的皮肤刺破,血液立马涌出形成血珠,本应该死亡的轻松一把拉过他的手轻轻的舔舐起来。

 

“真是狡猾啊。”

 

他知道这两个人想干嘛,想将他一起拖入泥沼,永世沉沦。

 

他捏住轻松下巴,对准那沾染了一丝血色的唇亲吻了下去,“明明只是...普通的喜欢上了啊。”

 

“被留下的我要随你们自杀,你们就偷着乐吧。”

 

小松依旧站在一松的背后没有说话,只是他那扬起的嘴角暴露了他现在的想法。轻松则是整个扑在了一松的身上,露出一个非常真诚的笑容。

 

“那就...一起投入泥沼吧。”

 

——————

 

松野一松自杀了。

 

死在了他的租住屋里,被绳子吊住的脖颈有一圈乌黑的印记,看上去非常疼,但他是笑着的。

 

-END-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在我生日的这天写这个 orz.....

大致解释一下吧...就是oso死后变成了恶魔,然后蛊惑choro也自杀,变成和他一样的恶魔,换句话来说,恶魔会蛊惑喜欢自己的人去死,变为同类。

所以..umm_(:3丿-8∠)_大家自行理解吧!!!【你

评论(10)
热度(134)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