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速度松|军队ABO系列】被俘虏之后{中(下)}

*系列炖肉小短文

*速度松√

*A变O,雷误进

*架空世界观

*没有任何的生理考据,一切都是瞎扯

*前篇:被俘虏之后{上}被俘虏之后{中(上)}


中(下)

不出轻松所料,联邦高层在收到了他安全归来的信件之后立马召集了他。

 

“我看这群人是想要确定你是不是‘真的’安全回来。”小松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置于脑后,翘起的腿一颤一颤的抖动着,“要我说,干脆直接撕开脸得了,那些个外强中干的废物留着迟早是个祸患。”

 

轻松没有搭理小松,自顾自的整理着自己的穿着,被军服包裹着的修长身躯看起来让人特别赏心悦目。

 

“我说轻松,你有没有听我的话啊。”

 

轻松将军帽扣在自己的头上,两指捏住帽檐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之后,转身看着小松,“我说了,我想自己解决。”

 

“嘁,真扫兴,枉费哥哥我还为你拔除了一些钉子,真是没良心的三男啊~”

 

小松不满的嚷嚷着,轻松见他这幅模样,嘴唇抿紧,沉默了一会,他欺身压上小松,伸出手捏住对方的下巴使对方的脸正视着自己,然后蜻蜓点水般的亲吻了一下小松的额头便松开了小松。

 

正在军部外面操控着飞行器的末子适时给轻松发来了讯息,轻松立马从小松身上下来,转身走掉。

 

小松伸出手摸了摸额头被亲吻过的地方,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你的答谢啊...”

 

他起身走到窗户前,一只手支在窗檐上,眼眸半垂的看着轻松上了飞行器。轻松似乎发现了他的目光,扭过头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小松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他揉了揉自己的双眼,想要再次确认轻松刚刚是否真的在对他笑,却发现对方早已坐上飞行器绝尘而去。

 

“我也该行动了啊...”

 

飞行器内,轻松将自己的终端打开,查看着联邦的星网。

 

自他被敌方俘虏过后,联邦的星网网页评论版便被大量的水军占领。虽然联邦高层有想过控制网民们的谈论,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个‘高手’能破开他们制造的墙。

 

轻松随意的划拉了两下,评论版现在正在议论的事情让他非常满意。

 

“干得不错,椴松。”

 

“那当然啦~”椴松有些得意,黑客技术是他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当然,制造舆论也不难,“不过轻松哥哥,舆论虽然制造出来了,但是要推翻的他们的话还不足够啊。”

 

轻松没有回答椴松的话,手指灵活的在终端上敲打着,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的计划,最终编辑完了之后按下了定时发布的按键。

 

“足够了。”轻松关掉了自己的终端,惬意的靠在椅背上,“一会可要好好演场戏了。”

 

椴松则是打了个颤,轻松哥哥果然惹不得啊,扮猪吃老虎玩的一溜一溜的。

 

很快他们就到了联邦总部,轻松离开了飞行器,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便走进了联邦总部的大门。目送着轻松的椴松则在之后立马收到了来自小松的讯息。

 

“恩,已经进去啦,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动吗?”

 

“恩,好的。”

 

——————

 

轻松发现总部的驻守人员全是陌生面孔,想必是高层已经进行过清洗了,轻松冷笑了一声,这群废物以为换掉所有相关人员就能保守住之前的事情吗,简直可笑。

 

经过重重的身份验证,轻松总算是来到了联合会议室。

 

他大略看了一下位居高坐的几个人,心下也确认了几分。他将军帽摘下,向几位高层人士行了个标准的礼,脸上带着军人对于帝国的忠诚,和以往一样,一副正派模样。

 

“噢,欢迎回来,总参谋长阁下。”首位的人朝他张开双手,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表示他的欢迎。

 

剩下的几位高层也纷纷向轻松表达了对他安全归来的欢迎,轻松自然是迎合着。如此应付了几番,也该进入了正题。

 

“松野总参谋长,虽然在这个时候说不合时宜,但经过我们的深思熟虑,我们认为你不能再单人总参谋长一职。”

 

“哦?大总统殿下,这话怎么说?我自认为在这个职位上我做的尽心尽力。”轻松挺直了腰背,目光直直的看着首位上的人,似乎在说为什么。

 

在旁人看来,轻松有这个反应是正常的,毕竟面临被革职,任谁都是会想要反驳的。

 

首位的人拍了拍手,立马有人递了一份资料给他,他将这份资料交给众人传阅,顿时便传出了一片的唏嘘声。

 

最后资料传阅到了轻松的手上,他看过一眼后便扔在了一旁。资料上对于Omega这个词标注的非常明显。

 

“这就是理由?敢问一句大总统殿下,您又是如何得知我是Omega呢?众所周知,我可是个当之无愧的Alpha。”

 

“不要激动松野轻松阁下,关于是如何得知您是Omega的事情,那当然是我们派去营救的队伍从敌人那里获取的。”

 

“不对吧?”轻松站了起来,在缓慢的走动到首位人身旁,“第一,联邦从未派出任何的营救队伍,联邦的直系军队属于我们松野军团看管,没有我家长男的命令,军队是不会听从任何人的指令,除非是皇室。”

 

“想必联邦星网下的那则营救计划声明也只是为了安抚民众情绪。”

 

“第二,前来营救我的是我的五个同胞兄弟,并且在将我救出后,我被囚禁的场所被启动爆炸,你又是从哪儿来的资料呢?”轻松一手搭在大总统的肩上,微微弯下腰在对方耳边说着。

 

“第三,大总统阁下,哦不,是在座的各位联邦高层,想必都觊觎我松野军团在军事上的执行令吧?奈何是皇室钦点,也没办法动我们丝毫。”轻松直起身子,在首位人的身后来回走动着。

 

“恐怕我这次被俘虏,各位都出力不少吧?”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你一个Omega有什么资格再继续坐在总参谋长的位置上!”有人按捺不住了,轻松说的都是真实的事情,这无异于戳着他们的脊梁骨说话。

 

“哦?敢问阁下怎么就那么确认我是个Omega呢?”轻松定住的脚步,看向已经快露出真面目的人。

 

“哼,当然是...”

 

“咳恩。”

 

那人的话语被大总统适时的打断,“你不要扯开话题,如果你不是Omega,那么你能进行测试吗?”

 

“噢,我亲爱的大总统殿下,关于我是不是Omega的事情,我们先放一边行吗?我也有东西想要给你们看。”

 

说罢,轻松将自己的终端调出画面投映在半空中。投影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联邦高层近年来与敌国的通讯信息。“如果我将这个公诸于世,我相信联邦会彻底在民众心中失去信任吧?”

 

大总统有些坐不住了,“你这可是污蔑,我有权利控诉你。”

 

“别慌,还有一段呢。”

 

轻松在他的终端上调试了一下,一段视频播放了出来,那是大总统和敌国皇室约见的画面。

 

画面播放完毕,轻松面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大总统,“怎么样?”

 

“看来是不能放你离开了。”

 

既然撕破脸,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总统眼神示意手下将轻松捉拿,然而轻松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立马从衣兜里拿出了防身武器进行防御。

 

由于对方人数众多,自己现在的体质不适宜长期的战斗,他侧身躲过对方的一记拳头之后,抬手用枪托狠狠的砸向了人太阳穴位置,他面前的人立马昏倒。接着他开枪射向了联邦的几位高层,扔了几颗小型炸弹制造出混乱。

 

趁着众人躲避时,他逃离了联合会议室,之前安排的军队也差不多快到了,现在只要出去和他们会合就行了。

 

然而他被困住了,联邦高层私自改装了大楼,用特殊材料制成的金属板将整栋大楼封闭的死死的,原本用来抵御敌人入侵而安装的枪弹全用在了他身上。

 

“该死。”

 

靠着多年的灵敏以及对地形的牢记,他逃到了一个暂时安全死角,正当他准备发送讯息给兄弟们时,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接着便是陌生的燥热感,这让他紧握武器的手有些酸软,差点将武器掉落在地上。

 

“该死...怎么在这时候!”

 

发情期的来的异常凶猛,他压根没想到会这么快。信息素的浓密会将对方引过来的!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他可一点也不想去想。

 

忍耐住体内跃跃欲动的燥热,他艰难摸索出抑制剂想要给自己注射,但却被人一把擒住按到在地。

 

趴伏在他身上的人是正在搜寻他的一名士兵,Alpha的浓密气味笼罩着他,身体不由自主的迎合着对方,但对方啃咬这自己脖颈时留下的湿漉感让他感到恶心。

 

他抬腿踢向士兵的下体,趁士兵吃痛松开他时,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枪朝人射击。

 

原本紧扣到最上排的纽扣被外力撕扯开,露出大片的肌肤,这让轻松看上去十分的诱人。

 

又有脚步声响起,轻松握紧了手里的枪,准备给人致命一击,却发现来人是小松。

 

“小松?”

 

“看起来很狼狈啊,轻松。”

 

-TBC-

对,我卡肉了,我,卡肉了

不要打我!!!!!剧情需要!!!总之我也不知道我在瞎扯什么了

评论(26)
热度(260)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