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速度松|军队ABO系列】被俘虏之后{中(上)}

*系列炖肉小短文

*速度松√

*A变O,雷误进

*架空世界观

*没有任何的生理考据,一切都是瞎扯

*前篇:被俘虏之后{上}



中(上)

小松抱着轻松跳进机舱内,“确定是谁做的了吗?”

 

小松一边朝机舱内的医护室走去一边询问着一旁的空松,“of course。”空松将手里的终端调出画面后递到小松眼前。

 

“哼,果然是这几条杂鱼。”和他猜想的没错,敌人之所以能那么轻易的潜入掳走轻松,必然是有内应的,看来是时候拔除掉自己势力内的杂鱼了。

 

“已经交给十四松和椴松去处理了,明晚就可以行动。”

 

空松关掉终端,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轻松身上,他将架在脸上的墨镜往下拨拉一点露出双眼,“轻松这是被拷打了?”空松注意到这个一向傲气凌人的弟弟有些虚弱的模样,极大的落差让他觉得很不适应,“该死的,如果早点发现的话轻松就不会被拷打了。”

 

没等小松回答,空松便自行脑补出了一长串的轻松被虐待拷问的场景,他的brother一定遭受非人的待遇,他一定要把那些人揪出来狠狠的教训的一顿。

 

“...”小松一看空松的模样就知道他在脑补些什么东西了,不过他也不打算开口,就让空松这么误会下去吧,那些人确实该有个教训。

 

而一直安静呆在小松怀里的轻松则是嘴角些微的抽搐着,“空松哥哥...”

 

“brother,我知道你想说什么,i know。”

 

“不是,你听我...”

 

“不用再说了,辛苦你了,你遭受的一切我都知道。”

 

“你先听我说,不是...”

 

“轻松,你不用再去回想那屈辱的过往,我会帮你教训他们的。”

 

“....”

 

空松完全不给轻松任何解释的机会,轻松也只好咽下那口想要说明的无奈情绪。

 

没过一会三人便到了医护室,空松将手按在医护室门侧的开关上进行指纹对比,只听“咔”的一声,医护室的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在里面鼓捣着奇奇怪怪的药水。

 

空松径直朝着那人走过去,想要从后方给人来一个大大的拥抱,而白大褂似乎脑后长了眼一般给了空松一个肘击。

 

“噗...”

 

空松毫无防备的被击中,他吃痛的揉了揉自己被击打的地方,一边抱怨着,“一松你偶尔对我也温柔些嘛,嘶,好疼。”

 

一松只是斜睨了空松一眼,然后转身看向被解救回来的小松和轻松,在看到轻松的模样时他眉头微微皱紧,“把他放到床上,我要给他做个检查。”

 

小松听言立马将轻松放到了检查所用的床上,“然后呢?”

 

“你们先出去。”小松和空松互相看了看,奈于一松的性子,两人只好退出了医护室。

 

“一松的表情有点严肃啊,是不是轻松出什么问题了?”空松背靠在墙上询问着小松,“你把轻松救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况?”

 

小松的头微微低垂着,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实验室那台仪器上显示的数据,如果那些数据是轻松的身体状况的话...

 

“小松哥哥?”

 

“不,没什么,他当时只是被囚禁了起来。”小松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看到的一幕。

 

“那还真是奇怪,一松很少露出那样的表情呢。”

 

“恩...”

 

————————————————————

 

“轻松哥哥,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被强制改变了体质?”一松太过于了解轻松这幅模样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他们松野六兄弟,除了大条的十四松和自己是Omega,其他的兄弟都是Alpha,但轻松现在的样子,和他曾经参与的一个实验里的实验体虚弱的样子差不多。

 

轻松沉默了一阵,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他坦然的向一松说着,“一松,我要进行腺体摘除,你知道,帝国是不会允许一个Omega成为地位超群的总参谋长的。”

 

“...”一松闭紧双唇没有发话。

 

轻松没有再去逼迫一松,只是直直的盯着他,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决心。

 

“可是,联邦那些人根本没打算让你继续做下去。”一松知道联邦对于轻松的防备,要不是碍于帝国皇室的钦点和他们赤冢军团的实力,早就对轻松下手了。

 

但他们还是得手了,将轻松哥哥改造成为Omega说不定也有联邦的人在背后指使。

 

轻松自然知道一松在担心什么,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可不打算那么轻易的放过联邦那些人。

 

“你只管给我动摘除手术,剩下的那些渣滓我会亲手清理。”

 

一松知道轻松的性子倔,便不再与其多说,转而给轻松做了全身的检查。不得不承认的是药效的吻合度非常高,甚至比当初所研究出来的成品更胜一筹。

 

“这是最终检查报告。”一松将检查报告递给了轻松,“你目前的状况还不能进行腺体摘除,虽然在改变过程中没有出现什么误差,但是腺体还没有完全成熟,体内的第二套性器官发育还不完善。”

 

轻松捏着手里的报告沉思了起来,“最早什么时候可以进行手术。”

 

“腺体成熟期过后。也就是说,你要经过第一次发情期。”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暂时还没有办法。”一松表示他暂时还没有开发这个项目。“不过,你需要抵御发情期的话,可以注射抑制剂。”

 

轻松掀开被褥坐立到床边,“那就给我几只抑制剂吧,顺便帮我把个人终端机拿过来,还有这件事我希望你别告诉他们。”

 

“指挥人的脾性倒是一点没改。”

 

虽然这么说着,但一松还是将轻松的个人终端从小松那里拿了过来。

 

得到终端后的轻松开始了他的布局。

 

他先是给军队高层下达了指令,然后给联邦总局发去了一封安全抵达的信件,最后给椴松发送了造势的消息,不过也刚好从椴松那里得到了小松的计划,这让他觉得大家果然是心连心兄弟。

 

整理完了一切,他将终端关闭,重新躺回床上闭目休息,再过不久大概会掀起一场风浪。

 

轻松睡得迷迷糊糊的,他的眼前是一片的黑暗,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有人在抚摸着自己得后颈。

 

轻松立马清醒了过来,只是怎么也睁不开双眼。

 

是谁?

 

轻松在心底默默的想着。

 

那人的手从他的后颈处移至他的嘴唇,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指尖传过来的湿热触感,突地,唇上被指尖摩挲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湿滑的东西。

 

有人在舔他。

 

接着他胸口一阵凉,那人的手指在他的乳,头和腰腹部之间不断的游走。被人触碰过的地方仿佛着了火一般,勾起了他无尽的情欲。

 

他忍不住的喘息起来,然而这些声响都被那舌吻堵在了嘴里。

 

也许是太过急躁,那人竟将他的嘴唇磕破,而那手也游走到了他那极为禁欲的地方。

 

“不行!”

 

轻松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的瞬间,他只看到了一片属于医护室的白。

 

他立马检查了自己的身上有无被侵犯的痕迹,嘴唇有没有被磕伤,然而这些印记都不曾在他身上出现。

 

“究竟...是谁...”

 

“轻松,你醒啦。”小松适时的从门外走进来,“咦,你这是怎么了?”

 

“啊,没什么,小松哥哥有什么事吗?”

 

“明晚我们就要开始行动了,你那边安排好了吗?”小松坐到轻松的床边,翘起一只腿,若无事事的说着。

 

“已经好了,明天早上应该就能见到成效了。”

 

“那好吧,你可要好好休息啊。”小松微微眯上眼眸盯着轻松的后颈,“不要拖后腿哟。”

 

“...”轻松对被怀疑实力很是恼火,他皮笑肉不笑的回答着,“那我们就看看明天谁先成功抵达吧,小 松 哥 哥。”

 

“那还真是期待呢。”小松站了起来,俯视着轻松,“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轻松参谋长大人~”小松模仿着轻松的脑残粉的语气说着。

 

“...”

 

“啊,对了,你的后颈好像有什么印记呢。”小松伸出手指了指,轻松则是一把捂住自己的后颈。

 

等这件事过了,他一定要将这人揪出来。


-TBC-

这一章就一直在叨逼叨,叨逼叨orz

逻辑什么的已经死掉了_(:3丿-8∠)_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了,反正那个人是谁我觉得大家都知道的

评论(3)
热度(230)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