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速度松|军队ABO系列】被俘虏之后{上}

*系列炖肉小短文

*速度松√

*A变O,雷误进

*架空世界观

*路人→choro,但并没有得手√只是淡淡带过

*没有任何的生理考据,一切都是瞎扯

 

总参谋长松野轻松被敌国俘虏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民众们无不都是恐慌状态,联邦对于此消息的封锁更是让民众对联邦产生了极其的不信任。

 

总参谋长对于军队的作用无疑是重要至极的,军队的调动和计划拟订等事都是由参谋长提出大致方案再和军官们一一讨论,最终确认最后的可执行方案。

 

可以说参谋长是军队的导向标,引领军队方向的重要核心。

 

所以,担任这一职务的松野轻松被敌国俘获后,军队几乎是一团乱,没有导向标的正确指引,军队无法进行下一步行动,因为他们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民众的怨言也越来越大,更有松野轻松的狂热追崇者在联邦的星网网页评论版发起谩骂。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联邦发出了会将参谋长松野轻松拯救出来的计划声明,这才让民愤平息了一些。

 

“松野轻松参谋长是个伟大的Alpha,我敢说如果没有他,帝国早就不知道吃了几次败仗。”

 

“如果失去松野轻松,就像是失去了人类的瑰宝!”

 

“没有人能否认,他是个奇才!联邦必须将他拯救出来,别忘了他给我们带来了现在的和平!”

 

“参谋长的样貌也很帅,虽然竟然下撇着嘴一副严肃的模样,听说参谋长有五个同胞兄弟,好像都是Alpha呢!”

 

“楼上的,我告诉你,参谋长的兄弟们长的也很帅呢![图片链接.jpg][图片链接.jpg][图片链接.jpg][图片链接.jpg][图片链接.jpg]”

 

“啊啊啊!看着他们我腿都软了!”

 

......

 

诸如此类的留言霸占着联邦的评论版,网民们俨然将其当成了论坛注水的地方。

 

虽然他们的话题方向总是改变的很快。

 

而此刻的松野轻松正从昏迷中醒来,他觉得全身都软软的,尤其是肚子部分,酸软异常的过分,他直觉的以为自己被揍了一顿。

 

他尝试着挪动平躺着的身体,想要换一个姿势坐立起来,然而手腕处却感受到了阻力,他扭过头看向左手手腕的位置,两个圆形锁环将他的手死死的锁在床上无法挪动一点。

 

松野轻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敌国俘虏了。

 

他有些吃力的抬起头,环视着监禁着他的房间,房间的内部设置让他有些吃惊,这里明显不是牢房的样子,反而像是实验室,而自己身着囚服被困在床上的样子就像是等待被实验的白鼠。

 

这让松野轻松心里泛起了一丝警惕,敌人捉到他的第一时间不是拷问鞭打而是将他当做试验品,这似乎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可怕的猜测,常年担任参谋长所留下的惯性思维方式让他明白,逃离是必须的,但首先要弄清楚这些人在他昏迷时间对他做了什么。

 

如果是植入了什么不良物体来折磨他的话,倒还是能忍受。

 

但如果是别的东西的话...

 

松野轻松越想越觉得可怕,他使劲的扭动着手腕,试图将手环挣脱掉。虽然作为一个Alpha他的体质和精神力都是s级,但这锁环似乎注入了防止s级逃脱的化学物质,锁环在松野轻松的反抗下纹丝不动。

 

“哦呀,看起来总参谋长的精神还不错嘛?”

 

松野轻松听到声音立马转过头去看,发现来人的模样后,松野轻松的眼睛微微眯起,语气之间多了一丝警惕,“是你。”

 

就是这个人,伪装成他的近卫接近他,在驾驶舱内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注射了松弛剂,导致了他现在的处境。

 

“真是不错的眼神,不知道你还能保持这幅骄傲的模样多久。”男人觉得松野轻松的表情实在是勾人极了,在潜伏的时间里他便发现这个男人有着非常性感的一面,如果不是顾及对方是Alpha的身份,他恐怕直接就办了他。

 

“可惜你的眼神让我觉得恶心。”松野轻松被那人盯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人耸了耸肩,并没有反对松野轻松的话语,他走向禁锢住松野轻松的床旁边放置的大型仪器,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了几下,“吻合度不错,也没有反噬现象,再注射一针就能彻底变成Omega了。”

 

男人将仪器下方放置的试管拿出一只,然后将其吸入到针筒内,随即轻轻晃动了一下,蓝绿色的液体看起来异样的美丽,“你很快就能体会到以往所体会不到的东西了。”

 

松野轻松听到男人的话先是愣了一下,Omega?

 

他被强行变成Omega了?长期处于上位主导地位的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们这么做究竟想得到什么!”

 

“我发誓我出去后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松野轻松挣扎的非常厉害,手腕处被锁环磨破皮,有血丝渐渐的冒出,但他仿佛不知道疼一般,依然挣扎着。

 

男人看着他的模样轻轻的摇了摇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控制一般的物体,手指轻轻按下了上面的红色按钮,松野轻松立马安静了下来。

 

电流从锁环处释放出来,电击让松野轻松的身体陷入麻痹状态,无法动弹,但意识却依然清醒。

 

“哇哦,真不愧是s级的精神力,居然没有昏迷。”男人有些吃惊,电流释放的多大他可是一清二楚,可见松野轻松的实力有多强,不过...

 

“那就感受一下针筒是如何刺入进你的腺体,改变你的体质吧。”

 

男人伸出左手捏住松野轻松的下巴,低下头虔诚的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接着便将他的头侧过,右手握住针筒刺入他后颈腺体的位置。

 

松野轻松清楚的感觉到液体进入自己体内时的冰冷,他张开嘴无声的呐喊着。

 

“恩,再过一晚就能彻底变成Omega了呢,参谋长大人~”男人注射完毕之后有些嘲讽意味的说着,“不知道帝国还会不会允许一个Omega担任总参谋长这个位置呢。”

 

松野轻松当然知道,一个Omega,不论能力有多强,终究会被定论为生产机器,谁让他们本就处于食物链的底端。

 

除非,像自家兄弟那般,摘除掉那该死的腺体,没有发情期,没有性别。

 

松野轻松决定在回去的时候就进行腺体摘除。

 

在进行最后一次的注射之后,男人第二天来观察过他的情况,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松野轻松几乎快以为他被遗忘的时候,实验室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轻松——没事吧?”

 

小松...哥哥?

 

松野轻松抬眼望去,发现身着属于赤冢军团军服的松野小松正一脸焦急的看着他,“小松哥哥?”

 

“是我。”松野小松发现他的弟弟有些许变化,大概是因为对方在实验室呆久了的原因?总觉得轻松身上有什么味道。

 

接着他看到了锁住轻松的锁环,不由咒骂一声,“该死。”

 

他从上衣内侧拿出一个小巧的黑色棒体,摁下棒体底端的按钮,一束类似于激光的红色刀刃出现,没有丝毫的犹豫,松野小松朝那环锁砍去。

 

“咔。”

 

环锁应声断裂,房间内的警报器也随之响起,“糟糕。”

 

两人同时发出声音,这锁环竟然是牵扯到警报器的装置。

 

“抱紧我,这里恐怕要被炸成平地了。”小松一把将轻松搂在怀里,在撤出时,不经意的看了眼旁边仪器屏幕上显示的东西,他愣了一下,但又立马恢复正常迅速的跑出了实验室。

 

通向外面的大门死死的锁紧,小松啐了一口,他被摆了一道。

 

不过还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开启了通讯器,联络了在外面等候的兄弟们。

 

没一会他便收到了空松的指引,顺着空松所说的路线奔跑着,很快便看到一面大大的教堂彩绘玻璃,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冲向了那块玻璃。

 

他微微弯曲起身体,习惯性的将轻松护在怀里,以免被玻璃渣子伤到头部。

 

外面的战舰似乎早已预料似得,刚好停留在了能够接住两人的位置。

 

当小松稳稳当当的降落在了战舰的机翼上时,战舰立马启动飞离这一危险地区,没过一会便听到了轰然的爆破声。

 

“欢迎的回来,my brothers。”

 

空松将舱门打开,欢迎着他的兄弟归来。

 

“恩,我们回来了。”

 

-TBC-

肉在下章或者下下章( ̄▽ ̄") ....嘛..这个梗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虽然写出来的感觉和想象中不一样,顺便庆幸一下我的电脑修好了!

umm..这是个系列,cp是速度松,色松和末松_(:3丿-8∠)_

评论(14)
热度(290)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