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仔大帅比 | Powered by LOFTER

【阿松】暴君松野轻松先生{1}

※choro中心

※cp大概偏向速度松

※性格崩坏描写有

※发生在中学的故事

※打架斗殴流血描写有

※私设一大堆

※重点还是,OOC是有的!


Act.1

“松野家的三男是个暴君哦。”

 

“你以后不要和他玩了,听说他会打人的哦。”

 

“那个人啊,脾气很坏的,你看他经常下撇着嘴,一副恶人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关于松野家三男的暴力流言散开在了邻里之间,虽然本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却给他制造了无数的麻烦。

 

脾气不好什么的,能怪我吗?松野轻松心里想着。

 

说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被称作暴君。

 

大概是小时候的恶作剧太多了吧,可是哥哥和弟弟们一点都不输自己啊,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啊?

 

松野轻松看着地上黑白的砖块发着神。

 

“轻松,想什么呢?”

 

长男小松拍了拍轻松的肩膀,顺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呐,小松哥哥,你会觉得我麻烦吗?”脚尖在黑白相间的白色地板砖上来回点动,“明明六胞胎都长着同一张脸,只有我被人讨厌...”

 

“不会。”小松直截了当的给出了答案,“不管轻松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六胞胎啊。”

 

“也是...”轻松收回了乱动的腿,规规矩矩的坐好,“话说回来,小松哥哥你为什么也被叫来办公室了?”

 

“啊..那个啊...”小松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颇有些不好意思,“和人打了一架。”小松微微低着头,一副认错悔改的模样。

 

“...”轻松无言的看着小松,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会被称作暴君啊?真是不明白现在的人。

 

和班主任的谈话在一定要告知家长的结论下结束,轻松和小松各自被罚写检讨1000字。

 

“啊啊啊啊!明明是那些家伙先动手的,为什么是我写检讨啊!”小松不耐烦的扒拉着自己的头发,越发的觉得这个惩罚不公平。

 

轻松拍了拍小松的后背,“小松哥哥,共勉吧。”

 

小松微微耷拉着肩,“真不甘心啊。”

 

轻松听着小松的碎碎念无奈的笑着,“啊,空松哥哥和弟弟们呢?”突然想起来另外四个兄弟的轻松询问着小松。

 

“诶,应该在老地方等着我们吧。”小松不以为常的回答着。两人继续走着,沉默的尴尬气氛在两人间蔓延着,突然小松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拉着轻松开始跑起来。

 

“喂——!小松哥哥你干嘛!”猝不及防被拉住的轻松差点摔了一跤,调整好步伐之后朝着小松大声吼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两人跑到了他们的根据地,一个空旷的废弃工厂。小松推开了废弃工厂的大门,空气中散发着的混合着铁锈的腐烂气味扑面而来。

 

“啊啊——小松哥哥和轻松哥哥好慢啊,我的手机都要没电了,这些家伙又不能收拾。”六胞胎的末子椴松从钢铁堆起的小山包上跳下来,晃了晃他手中的手机。

 

“my brothers,你们是在来的路途中迷失了人生方向吗,噗——”空松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旁逗猫的一松揍了一拳。

 

“空松哥哥不要一直发出这样很痛的话啦。”椴松摊了摊手。

 

“很痛——很痛——”

 

“对了,小松哥哥,这些人怎么办?”椴松踢了踢脚下被绑住的两人,两人因为恐惧发出呜咽声,虽然想大声求救,但是奈何被堵住了嘴。

 

“啊呀啊呀,真是麻烦你们了啊,接下来就交给我和轻松吧。”小松将校服外套脱下,把内里的卫衣袖子半挽起来,脸上带着笑意的蹲下看着地上被绑住的两人。

 

“就是你们这些杂碎啊。”

 

“呜...”

 

“啊,忘了你们俩现在不能说话。”说着小松将堵住两人嘴的脏污的布条扯掉。

 

“你,你们别得意!我大哥知道了一定会打的你们爬不起来的!你们这群可恶的六胞胎....呜哇..”

 

“杂碎在骂谁呢?”轻松一脚踩在了不停辱骂的人脸上,脚后跟不停的碾压着对方的脸部,“别忘了你先在是处于弱势位置。”

 

“你,你这个暴君!”另一人看见同伴被如此对待不由得出声训斥。轻松斜睨了那人一眼,将放在人脸上的脚抬起,转而踹向说自己是暴君的人的肚子上。

 

“哈?暴君?不好意思,我正好是那种人呢。”轻松脸上的嘲讽意味很明显,自己这是在说着反话呢。

 

“既然是暴君,那我得让你感受一下暴君的行为。”轻松随手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钢棍,一步一步的朝痛的捂住肚子的人走去。

 

“你是要碎掉肋骨,还是手呢?”轻松将钢棍的一段抵在对方的身上,随着他的询问在对方的身上游走。“不如都碎掉吧?”

 

“啊——!”

 

骨头碎裂的声音让轻松更加的兴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如此渴望着暴力。

 

“接下来,换腿吧,省的他乱踹人。”

 

钢棍随着轻松的话语停顿落下,鲜血和着肉体被击打的声音流出,轻松的视野变为了一阵的红,兴奋,兴奋,还是兴奋。

 

大脑似乎被这种颜色刺激着,轻松的眼睛泛起了血色,啊...自己果然是暴君吗?

 

“够了。”小松握住轻松正要挥打下去的手,“这样够了,清醒一点轻松。”

 

“啊...”被小松握住的手似乎没力了一般,手中握住的钢棍掉在了地上,“小松...哥哥?”

 

“是我,好了,这事就到这了,他们也受到教训了,够了。”

 

接着小松扭过头朝着地上仍清醒的人说着,“这算是对你们昨天的回礼,敢乱说出去的话....”小松隐下了后半句,“小椴处理一下,我们回家吧。”

 

“好——”在旁边围观了半天的兄弟齐声回答着。

 

“每次都是我善后啊。”椴松有些无奈,但还是顺从的拨打了急救电话,“我可是超有良心的哦。”椴松对着地上的两人如是说着。

 

回到家后轻松将自己关进了房间,他需要冷静一下,关于他的暴走。

 

“加重了?”空松站在轻松的门口朝着小松询问着。

 

“恩,有点麻烦,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小松的眉头紧皱,这个弟弟,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TBC-

一个有点奇怪的脑洞,对于choro以前是暴君这个设定我特别喜欢啊..orz

欢迎大家一起来讨论啊_(:3丿-8∠)_

评论(8)
热度(132)

这里是虾子的小号,墨仔w平时大概会放一些杂七杂八的片er,还有一些基三的东西w
还有一些萌的cp的小短文吧quq
偶尔会吐吐苦水qaq
最近沉溺在了松沼起来不来√
choro❤love